欢迎访问无极网: 五金建材 装饰材料 灯饰灯具 电子电工 仪表仪器 电动工具
无极网  五金建材 装饰材料 灯饰灯具 电子电工 仪表仪器 电动工具
无极网 建材资讯频道 => 下乡补贴 政府为何顾及不到家具行业

下乡补贴 政府为何顾及不到家具行业

  • 时间:2018年03月20日
  • 来源:无极网
  • 类别:建材资讯
摘要:家具不是早就下乡了吗?前些年村村寨寨的墙上几乎都是“补血就是补根本”,现在大多换成了“买家具,买××”,话说的虽然直接了些,但意思表达还是相当清楚。不过,此“下乡”非彼“下乡”,本文所指的下乡是指有政

家具不是早就下乡了吗?前些年村村寨寨的墙上几乎都是“补血就是补根本”,现在大多换成了“买家具,买××”,话说的虽然直接了些,但意思表达还是相当清楚。

不过,此“下乡”非彼“下乡”,本文所指的下乡是指有政府补贴的下乡,类似当前轰轰烈烈的家电下乡。

有可能吗?怎么不可能?!在中国,有积压就会有“下乡”。当年学生娃一积压,解决的办法就是“上山下乡”。那些打了鸡血的小闯将们没事在城里满街乱转,不出事才怪!琢磨半天,于是广阔天地就成了同学们的好去处。

送别之时,红旗招展、锣鼓喧天、那场面是相当的振憾!只可惜,欢欢喜喜地去,哭哭啼啼地回,战天斗地的洗礼终于让同学们明白了:写大字报还是比修地球要好混些。但不管怎么说,上山下乡的贡献还是有目共睹:它毕竟缓冲了一代近乎失控年青人的血脉喷张。

人积压了都可以下乡,家电积压就更不在话下了。家电产能过剩,内需不足,出口受阻,如何是好?还是那句话“广阔天地大有作为”。

别忘了,中国最大的市场在农村!只要家电一下乡,买家电就有补贴、既能拉动内需,又能改善民生,这样一石三鸟,何乐而不为。家电下乡,农民得实惠、企业得生机、政府得政绩,家电行业真是太幸福了!

这样的好事何时能轮到家具?同样是生活在一个屋子里的“兄弟俩”(家电与家具),受宠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家电的困境就是家具的困境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近60℅的商家赔钱的现状就已经说明了一切。供给太大,家具出口受阻,内需又严重不足,家具与家电犯得是同一种病。

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再明白不过了:

不是家具下乡有没有必要的问题;而是家具行业有没有被政府关注的问题;家具行业的现状有没有被政府了解的问题。

相对其它行业而言,家具行业太边缘了!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家具行业几乎在社会生活中集体隐形,似乎给人一种错觉:它是党的阳光普照不到的角落。因为少了社会的聚焦,再加上业内的弱势群体要莫不敢发声要莫有话说不出来(文化都不高)。

于是,赢家变本加厉,输家欲哭无泪。疯狂扩张的家具卖场,规模是越来越大、档次是越来越高。但又有多少人知道,在其虚假繁荣的背后有无数经销商群体正在悄无生息地“死去”,一茬又一茬,象割韭菜一样。

卖场、厂家、经销商三者的利益分配极不合理,即便同样是行业链条中最为强势的卖场之间,也因抢夺地盘陷入恶性争斗。可悲的是,连锁卖场间争斗的结果,受伤的总是厂家与经销商。

按理说,行业竞争激烈,消费者理应受惠。可现实并非如此。同一品牌、同一型号、出自同一厂家的家具产品,它们在不同城市的零售价最多会相差多少呢?(排除坑蒙拐骗的可能,你只管大胆地猜)。

答案是:2倍甚至数倍。凭什么?!同样的东西,数倍的价格,那消费者还不成了冤大头。那也没办法!因为不同城市、不同卖场的租金相差实在太大:几十或几百,这么大的距离售价能一样吗?

如此高价,大城市的经销商是不是有暴利之嫌?恰恰相反,北京、上海的大多数经销商风险最大。因为租金等营运成本太高,再加上家具卖场的疯狂扩张,大大稀释了客流量,因此每月销售额不及租金的现象屡见不鲜。

60000家(工厂)与100多个(专卖摊位)这么悬殊的落差,必然决定了供需双方(工厂与卖场)地位的极其不对等。况且每一个工厂都还在卯足了劲地催生所谓的新品牌,致使供需矛盾进一步扩大。

消费者冤枉、经销商可怜、工厂无奈——这就是目前行业的现状。一般的逻辑认为:经销商不赚钱、工厂赔本、卖场自然就不好招商,卖场扩张就会减速,市场供给自然就会减少。

其实不然!因为:个性化和差异化本来就是家具产品的基本属性,因此,家具行业永远都将是百花齐放。如同服装行业,门槛低、技术含量不高,成千上万的工厂必将会是常态。(60000对100的尴尬依然会存在)。

即使这种供大于求的现状无法改变,但最起码我们有理由要求:优势的一方能够尽可能地节制一些,与各方共同营造一个相对合理、公平的合作环境,而不是放任、放大、甚至透支这种优势,美其名曰:优胜劣汰。

我们同样有理由要求:即便是被淘汰者也应该是战死的而不应是冤死的,如此不健康的竞争环境,倒下的如果都是心怀梦想的创业者,我们能说这个行业不需要拯救吗?(大前提的不公是最大的不公)

拯救意味着帮助与自救两种方式。从目前的现状来看,希望通过市场这支无形的手来倒逼行业各方自律、并尽可能达成各方力量的相互制衡,这种愿望目前看来只能是海市蜃楼。

因为:各方合作的前提基础就存在先天性的不公平(如显失公平的合约、信息的不对称、局部性的垄断等等);更因为: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赢者通吃的文化(你死我活),不象西方有着协商文化(竞选对手也能成为内阁国务卿),因此大多数情况下,与虎谋皮式的维权只能是自取其辱。

这样看来,外力的帮助就显得迫在眉睫。家具行业困境的外在表象就是供大于求,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抑制供给(也不应该抑制),那么扩大需求就成为必然的选择。需求与购买力是成正比的,因此拥有适当补贴的家具下乡就应成为一种合理的选项。

消费者、经销商、卖场、工厂都受益的选项当然是最佳选项,毕竟家具行业对就业率乃至GDP的贡献均不可小视。当然,家具下乡不能解决行业内部深层次的利益失衡问题,但至少能够缓解这个劳动密集型行业目前所面临的困境,同时能够大大改善更多民众的生活质量,毕竟雪中送炭温暖的是民生。

仅凭这一点,行业的从业人员就应理直气壮地发出自己的声音,在呼吁行业自律的同时,争取社会最大的支持与帮助。不会哭的孩子会有奶吃吗?不太现实。